c.jpg

我们学佛,为什么学了多年没感应?有些人,很少数、很少数,学佛不久他就有感应,这什么原因?第一个,善根福德不相同,宿世的;第二个,这一生当中经教的薰闻不相同。我的善根福德并不殊胜,你们诸位了解我过去的历史你就明白了。如果善根深厚的人,一接触他就真信。我遇到是大善知识是没错,我常说我的信心只有两成,把它算作十分,我只有两分,算成一百分,我只有二十分,不多。所以,老师劝我学净宗,我差不多到二十多年才接受,不是人家一说我就接受,这就是善根福德不足。

 

真的是得上天保佑,寿命延长了,如果当年我真的是四十五岁就走了,我知道的不多。对於这些大道理我也都读过,我心里头有疑惑,我能信又不是真信,有疑。经过六十年这么长时期的薰习,才真搞清楚、真搞明白。我感谢佛菩萨,感谢寿命的延长,知道一个中等根性的人,没有长时间的薰修他不能成就。上上根人毕竟是少数又少数,不多见。尤其是古人那种做学问、修行的心态,是我们望尘莫及的。他们的心态是定的,不是浮动,他们的心思专一,不夹杂、不间断,这个很厉害。一门深入,长时薰修,所以他很容易得三昧、很容易开悟。我们今天就缺乏这一点,其实我们很清楚,今人跟古人没有什么差别,古人能做到的,今人肯定能做到,就是不肯做。自以为是,也就是傲慢这个习气比古人深。古人这个习气浅,他很容易克服,我们自以为是、自以为能,那麻烦大了。

 

  孔夫子,后世称为大圣,人家能够做到「述而不作」,说明自己一生没有创造、没有发明,什么根性?中等根性。说明了他所学的、他所修的、他所教的、他所传给后世的,全是古人东西,述而不作。「信而好古」,他对古人东西诚信,一点怀疑没有,完全接受。好,好里面有欢喜心,「学而时习之,不亦说乎」,在佛法讲他有法喜,我们得不到法喜。大乘教里面常讲法喜充满,那是一种真正的享受。我们对法喜也尝到,不多,尝到一点边缘而已。也正是这一点点的边缘,让我们能够继续努力,没有把这门东西放弃去改学别的,没有,这里面尝到法喜。法喜的浓淡各人不相同,我们相信根底深厚的、有善根福德的,他们得到多。我们能得到少分,这也是靠专心,这种专心是老师教的。学习跟缘分有很大关系,我们今天修学的缘,跟古人相比相差很大!古时候的缘好,家教好,根底扎得好。我们在这一生当中,古时候那种家教我们只沾了一点边缘,而且时间很短,不到两年。什么时候?六、七岁的时候,刚刚记事,看到这些现象,孝亲尊师,留下深刻的印象。十岁上小学,小学的教学跟私塾教学完全不一样,乡下人对老师那种尊重再也看不见了;不但看不见,听都没听说过。

 

  中国古人教学法里面,学问真的是大、真是深。今天整个社会动乱,地球上灾变频繁,原因是很多,第一个原因是什么?就是我们把传统教育丢掉了。中国古谚语有所谓「不听老人言,吃亏在眼前」,这句话百分之百的兑现了。今天的中国人就是不听老祖宗的话,认为老祖宗是落伍的,认为老祖宗的智慧比不上现在人,老祖宗的东西可以完全抛弃掉,跟著外国人学外国人的科学。可是现代量子力学家他们的报告,对於过去的科学已经提出质疑,认为二分法是错误的。二分是什么?把宇宙之间物质跟精神分开,就是物理、心理,叫二分法。他们发现这是错误的,不能分,心理跟物理是一桩事情,这是他们最新发现的。这个说法跟佛经上说法相同,佛法上心理跟物理不分的。他们今天提出以心控物,就是不能分,起心动念会影响物质现象,这以心控物,现在有很多科学的证明。所以我们有理由相信,二十年、三十年之后,大乘佛法就像汤恩比所说的,会被科学、哲学接纳。它不是宗教,它是高等科学、高等哲学,把哲学跟科学上不能解决的问题,全解决了。哲学上的本体,找不到的东西,找到了,大乘佛法找到了;科学里头不能解决的问题,佛法也帮它解决。

 

摘自净土大经科注  (第十七集)  2011/10/17

香港佛陀教育协会  档名:02-037-0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