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.jpg


问:下面另外一位同学的问题,是一位连居士,这是提给末学和家母的。尊敬的赵老师、锺博士,你们好!现今社会离婚率有日渐上升的趋势,赵老师和锺博士也同样面对这样的遭遇,可否请赵老师讲讲您面对先生这样的抉择时您当时的感受?能不能谈谈您自己的经历,对人生的规划,以及教育小孩如何接受父亲这种决定的方法?希望给与已离婚、将离婚的所有女士们一个正确引导,让她们走出人生灰色地带,真正勇敢面对将来的生活。也请锺博士谈谈面对父母的离异,作为儿子,您是如何调整自己的心态,怎样面对这个残酷事实,又怎样依然保存对父母的那分孝敬?也请您给离异家庭里的所有儿女们一个引导,让他们学习不要自暴自弃、毫无意义的混日子、浪费自己宝贵青春。不知道这样问会不会冒昧,请你们原谅。

 

  答:这个很好,感谢您提的这个问题。这个问题确实也是现前我们社会面临的一个很严重的问题。社会的不和谐确实来自于家庭的不和谐。家庭是社会的细胞,有家庭的和睦、团结,才能够有社会的和谐。作为学习圣教的人来说,要懂得一个家庭里夫妻双方所肩负的使命不是两个人自己的事情,而是对社会和谐的一种责任。过去没有学佛,没有接触圣教,不懂,如果双方已经造成了离异,那没有办法,但是如果现在能够挽救的,尽量还是挽救,要为社会着想,为自己的儿女着想。儿女如果能够在一个和谐的家庭里成长,对他的心理健康会有很大的帮助。

 

  但是这里面也有因缘果报,夫妻之间确实是缘分,这缘分总不外乎讨债、还债、报恩、报怨。如果万一很不幸遇到这样的一种情形,我们也要乐观的面对事实,千万不要自暴自弃。这一点我非常佩服我的母亲。我对我父母都是很感念的,确实他们的离异也是因为性格、情趣都不合。当时在文化大革命期间,我母亲上山下乡,这些历史的悲剧导致在婚姻上很难有圆满的选择。但是他们可以说都有对我(对儿子)的一种爱护,所以他们虽然很不和,一直等到我上了大学,考上大学以后他们才分手,这一点我非常的感念他们。为了不让我在不和谐的家庭状态下成长,他们是尽量的保持和睦,等到我上大学成人,他们才自己走上自己选择的道路。我的父母都很开朗,特别是我的母亲。记得他们俩离异的时候,签署完离婚协议,当时我们一家三口在一个餐馆里一起用餐,一个告别餐。我坐在中间,我爸爸妈妈坐在我两边,大家还是保持心里的平静安和。因为父母对孩子的抚养也尽到义务,大家对于所谓财产的分配毫无异议。我母亲没有要任何的东西,因为那时候已经学佛,刚刚学佛,总有一点开脱的心态,所以就拿了点衣物从家里离开。之后我是跟着母亲一起生活,母亲带着我学佛。

 

  所以有时候人生一些不幸的遭遇,确实对于人的解脱和觉悟有很大的帮助,我母亲跟我当时学佛特别虔诚,真正了解人生是苦,减少了很多的执着、很多的迷恋。当时,我记得母亲还带着我去朝山,到五台山去,三步一拜,在五台山上,非常的虔诚,然后去打精进佛七。那时候我自己学佛第一部念的是《地藏经》,《地藏经》教我们孝道,读了《地藏经》之后,对于孝心增长有很大的帮助。所以当时发愿要孝养父母,要为父母去修行,发愿要做大护法人。那时我才十九岁,刚上大学,什么都不懂,就想要发愿做大护法人,要护持正法,那时候的心也是非常的虔诚。所以有时候真是事事是好事,人生只要你能够觉悟,这个事情就是好事。之后我母亲学佛,常常把很多的佛书、录音带,还有些后来的光盘,都托人通过各种渠道给我父亲那边送过去。我父亲另外成立了家庭,我的庶母当时也得度,我父亲和我的庶母统统都学佛。后来我母亲发起组织广州居士一起朝东天目山念佛,也邀请我父亲和我庶母一同前往,当时在场的人看了都非常感动,都赞叹我母亲心量很大,真的是不计前嫌。后来在去年,我发愿在世界各地演讲「因果轮回的科学证明」,讲四十八场以报答父母师长之恩,为世界消灾免难。在广州(这是我家乡)大佛寺里讲了一堂,当时在座的有五、六百人听我讲课,反应都非常好,我父亲也来参加。当讲座完了以后,大家一起吃饭,我母亲、父亲都在座,我父亲就双手合十对我母亲鞠躬,然后跟我母亲说,「谢谢妳为我培养一个好儿子」。

 

  所以真的,如果是觉悟了,原来的冤亲债主都能够转化为法眷属。这里面最重要的是我们自己要有广大的心量,一切众生都是我们度化的对象,怨亲平等,不可以在里面去分别、去执着。这也是学佛的人要为社会做个好榜样,要化怨为亲,化敌为友,化干戈为玉帛。大家即使是冤亲债主,我们都求愿往生极乐世界,将来在极乐世界就成为法眷属,过去那些生生世世的恩怨都是过眼烟云,都是了不可得,不要去执着它,这就叫发菩提心。发菩提心是什么?众生无边誓愿度。你还有恩怨、还有分别,众生里面就划了界线,众生无边誓愿度,你就度不成,你菩提心发不起来,将来往生极乐世界就没把握。所以我们学佛了,认清这个事实真相,要以大心量、以平等心、以慈悲心对待一切的怨亲,这就好。

 

  至于我本人,什么样的心态对待?确实是学了佛以后,佛法真的是救了我,能够很好的摆正自己的心态。所以学习,像六祖惠能大师讲的,「若真修道人,不见世间过」,不见世间过,从哪里做起?从自己家里面开始,对自己的父母不能见父母过,对自己家里人,夫妻儿女,也不能够见过失,更不能说过失。知道他有过失,但是我们不放在心上,保持自己的一片孝慈之心,学佛这才是真学。我母亲非常难得,都很支持我,以后我工作了,支持我孝养我的父亲、我的庶母、我的爷爷奶奶。虽然分开了,但是我对于父亲、对于爷爷奶奶一样有赡养的义务。所以前年底,我还特别为我的爷爷奶奶在广州市买了一套房子,让他们安度晚年,给他们请了个保姆伺候他们,他们都是八十多岁;我的父亲由我的庶母照顾,我心里面也都比较安。我母亲对我这种孝行也是非常支持,这是很大的心量。

 

  所以要知道,真正要相信佛法里讲的众生跟我一体,虽然有世间事相上的因缘果报,有和合、也有离异,但是我们在心态上一定要保持我们的真诚、清净、平等、正觉、慈悲,保持我们宇宙和谐一体的这种理念,要把它用到自己的生活、自己的心行里面,这才叫真学佛。当父母做了错事的时候,我们要晓得如何去启发,让他们觉悟,「人非圣贤,孰能无过?过而能改,善莫大焉」。启发他们觉悟,最殊胜的就是让他们学佛。我让我父亲学佛,这也很不容易。一开始他是反对我学佛,一开始都不敢告诉他我皈依了,后来慢慢的转,带他们去朝山,带着我爷爷、奶奶、父亲、我的庶母,去东天目山、九华山,还有香港来过两次见我们师父,让师父帮忙度化他们,在师父磁场这里消业障。后来都学佛、都皈依了,而且现在我父亲每天在家里诵二、三部《无量寿经》,每天一百拜,很精进,爷爷奶奶也是。所以作为儿女对于父母的一些事情,尽量的包容、尽量的理解,不要给父母任何压力,而自己一定要努力的修学、努力的做好自己的本分。像我自己出国留学,读书要认真读书,拿好成绩供养父母,一方面是报恩,另外一方面也是帮助父母得到一些宽慰,特别是我母亲,一个人。

 

摘自  修行与生活座谈会 第三集  定弘法师(钟茂森博士)主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