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a.jpg


  我们今天疏忽了什么?无论在家、出家修学,没有奠定戒定慧的基础,诸位想想怎么会开悟?不可能的事情。古人读经背诵经典,他的目的是在成就戒定慧,所以他不是记诵之学,他目的不在记诵,目的是在求戒定慧。这我也跟大家讲过很多,不必再重复。今人读诵的目的在哪里?在记忆。所以落在什么?落在记问之学。落在记问之学里面,戒定慧三者都得不到、都失掉。同样都在那里背诵经典,一个背诵经典成就了戒定慧,一个背诵经典只把经文字记得很熟,戒定慧一样都没得到。唯有得戒定慧的人才能开悟,不得戒定慧的人,你就是把《大藏经》整个背下来,你也开不了悟。为什么?你死在字里行间,你念的是死书。阿难尊者示现就是这个榜样,阿难记忆力好,佛所讲的经,他全都记得,都能够背得出来。可是阿难到释迦牟尼佛成佛了,他还是二果没开悟,这就是阿难。他也是大菩萨示现给我们看,示现什么?记问之学没有用处,开不了悟的。诸位要晓得,二果,八十一品的思惑他只断前面六品粗惑而已,八十一品只断六品,其余的全都在。这就是说明记问之学没有用处,决定不能够悟入清净本然、周遍法界的真性。

 

  可是在我们今天这个社会,这种生活方式,我们在大经大论里面去讲求,哪有时间?这是佛法将来传播上愈来愈困难。清朝中叶以后,在中国就出现一个现象,大家都偏在《楞严》跟《法华》上。有一生专攻《法华》,有一生专攻《楞严》,为什么?这些经不太大,这是在清朝中叶以后,到民国初年。可是在今天的社会里面,我们看《楞严经》,还是看得太大,经文太长,不容易摄受、不容易受持。在我们过去所讲的这些经里面,我们觉得在目前最契机的,大家都希望什么?能够短一点、能够少一点,很少的时间我们就把佛法的理论方法都能够明了、都能够得到,这是大家极欢迎的。像这样的经典不是没有,我们道场过去讲过,像《永嘉禅宗集》、《证道歌》,这个短。我们印的本子里面带著注解,去掉注解的话,《永嘉禅宗集》跟《证道歌》也不过就一万多字。《圆觉经》短,《六祖坛经》短,《金刚经》短,像这些东西都是现代在人非常欢喜受持。可是这些经短是短,义理丰富,与那些大经大论毫无逊色,它只是文字简单就是了。

 

  因此在过去有不少的这些大德们,以一生的精力用在这些经上。《金刚经》只有五千字,江味农居士在上面用了四十年的工夫。《圆觉经》也不到两万字,宗密大师是华严宗第五代的祖师,毕生的精力专攻它,专攻才有成就。他专攻怎么个攻法?行解相应,你能够解几分就得几分的受用。这个受用是什么?是把你所解的理,在日常生活当中能够提得起观照功夫。就像《般若经》里面所讲的,依文字般若起观照般若,才有用。你经虽然念了,念得很多,你自己日常生活要是不相关的话,这就没用处,这就不能开悟。把那些理论能够运用在生活上,以自己的生活来验证佛经的理论,这样才能开悟。而悟怎么样?悟天天有悟处、时时有悟处,就跟《起信论》里讲的始觉一样,天天都开始觉悟,都有新的觉悟,这才是真正的日新又新。渐渐的去证实清净本然、周遍法界、本来无一物的真心。心是净,到一个相当程度之后,豁然之间大悟,那就叫顿悟。由渐才能够到顿,这是修学的方法。佛这样告诉我们,我们中国古来这些祖师大德们做给我们看,我们自己要能够体会、要能够相信。

 

  有人称过去传统佛学是老的办法,现在要创新,新佛学。你们想想,佛学里头有没有新旧?连因缘、自然都没有,哪还有什么新旧?有新旧,那我们套六祖的话说,二法。二法就不是佛法,佛法所讲的是一,不讲二。我们能够记著这个纲领,才能够辨别真妄,才不会被人欺骗。佛法里头没有新旧、没有古今、也没有三世,真正是本来无一物,何处惹尘埃。虽然如是,又不废弃,天天在修行,每天读经、拜佛、念佛,做种种自利利他的事业,并不废弃;虽然天天在做,心地又清净,这才叫真正学佛,这才叫通达义理。佛在本经里面给我们揭示出,因缘、自然这两种都是妄心计度分别,所以说『皆是识心分别计度,但有言说,都无实义』,只是虚妄分别,说说而已,是不是事实?不是事实。不但是你在法性里面找不到因缘、自然这个意思,就在一切事相当中也找不到因缘、自然这些事相。

 

摘自   楞严经  (第一O六集)  1981

台湾景美华藏图书馆  档名:07-001-010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