斗合争讼。

 

斗,是撺掇。合,是扛帮。讼师有四大恶:虚言捏造,连累多人,破人家产,害人性命。这样大罪,皇天哪得不速报?全凭本家有些见识,忍耐吃亏,都是美德。健讼是有凶无吉的。


对面看来,善人生平总不讼一人,就是亲朋争讼,必要竭力和解。昔周吉祖父,无一字入公门,便中了正统辛酉解元。雷孚,祖先十一世不讼一人,官至太子太师。


天道原不负人的。然必有宽宏的大量,方能不与人争讼。必如谢逑的好善,邻人侵他地界,如无其事,后享大寿,子孙富盛。刘宽的仁慈,有人冒认其牛,不辩,竟解与他,后封侯,子官宗正。


能受屈抑,是大豪杰,所以前辈肯受亏受垢,受不祥,火气都尽,便能做出济世事业来。


至于穷佃户,务要饶让,不该经官;倘不惜他性命,开欠逼勒,大伤阴骘。前贤说,丁清惠,待佃户如父子,家家丰富,人该取法。彼虐待佃户的,夭亡立见,且生前良田千倾,死后子孙不留寸土。

 

妄逐朋党。

 

妄逐,是误随的意。朋党,如结盟立社,聚成一党,把强欺弱,借此沽名射利的。人若看了眼热,也要落班,后必大害身家的。


对面看来,善人居乡,只与同善数友,共做利济事。若在朝,与同寅官共事,也要是说是,非说非,不敢稍入偏党。若外任,尤要立拿凶党治罪。(《感应篇直讲》,弘化社印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