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刚经的智言慧语|净空老和尚开示


  【闻法当深会其用意之所在。若执着名言,死在句下,为学佛之大忌,亦非圆融无碍之佛法矣。】


  这几段实在讲对我们初学,是最宝贵的开导,我们必须要遵守的原则。听经、看经,闻法包含这两种,我们看经、我们听讲,一定要深深体会用意之所在,那你就会听了。古人所谓“耳听、心听、神听”,不一样!这是形容领会的深度不相同。耳听是最浅的,心听就深了,神听就更深,要能体会。不会听的人,就是下面所讲的“执着名言,死在句下”,这是学佛最大的忌讳。这样听经,佛法的义趣他决定体会不到。


  我记得过去,好像在这个地方也曾经讲过。我年轻的时候跟李老师学教,李老师的方式是讲小座,我们今天晚上听他讲经,明天晚上我们就复讲,把他今天晚上讲的东西,要重复讲出来。因此在听经的时候,那当然我们会记笔记。那个时候的讲堂,也像这样的,我坐在第一排第一个位子,老师看得很清楚。他老人家下座,在休息室休息的时候,就把我找过去,我去见他,他就问我:你听经的时候,是不是在写笔记?我说:是的。他说:你写这个干什么?我说:帮助记忆免得忘掉,帮助复讲。他摇摇头,他说:“你这个记的东西没有用处!你费这么多时间去写,写得那么多,到明年你的境界提升,完全用不上。”我想想是满有道理的。所以他教我不要记笔记,全部精神贯注听他讲。


  他告诉我,他说会听的人听教理,就是此地讲的“深会其用意之所在”。这句话说得笼统,李老师分层次,会听的听教理、听理论,理通了之后,所有佛法都通了。我们想到六祖惠能大师,听《金刚经》,他听的是教理,所以他全部贯通了,那不是普通人。李老师讲:“那当然你做不到!”我确实做不到。做不到应当求其次,这其次是什么?教义,你要能听这个。听到教义,虽然不能全部贯通,能通一小部分。譬如在中国,佛教十个宗派,每一个宗有它的教义,你能够通达教义,就能通达一宗;通达教理,是通达全部的佛法。他说:万万不能记笔记,我讲一句,你记一句,那都变成死东西。你将来上台讲经,一定要拿笔记,离开笔记,笔记还漏掉一句,这一句没听清楚,那怎么行?不可以的。不能在讲台上,我这一句漏掉了,不会讲了,这个不可以的。


  所以他教我们学东西学活的,不要学死的。这个当然是有困难的,也不是一个容易事情。我遵守他老人家的教诲,我在台中十年,我的笔记本只有两本,每一本里头大概写一半都不到,我十年用了两个薄薄的笔记本子,总共大概我所写的没有超过五十页,十年。他教给我的方法,这个方法真好,真是妙极了。他教我学活的,不要学死的,这个地方就是这个意思。要能够体会到真正的意思,就像开经偈上讲的“愿解如来真实义”。义是义在言外,读经是义在字外。般若,般若在《金刚般若经》的字外面,那个字里头找不到般若,没有般若。所以会看经的,他看这个字外的那个意思;会听经的,听言外之音,那就会有受用,你就真会听了。


  最怕的是“执着名言”,名是名相、名词术语,言是言说。名言记录下来就是文字,底下讲“死在句下”,那叫读死书,读死书世间人讲叫书呆子。用这个方法来读佛经,就变成佛呆子。真有佛呆子,你问他佛法,他样样都懂,他懂得很多,你看他就是呆呆的,他不会用,他没有办法把他所学的东西应用在生活上,他不会;他记得很多,这就是儒家所讲的记问之学,他记得多没用处,不知道怎么用法。所以佛法,要记住,佛法是圆融无碍,那是真的佛法、大乘佛法,《华严经》的境界,“理事无碍,事事无碍”,这才能入得进去。死在句下的人,是永远没指望,他入不了这个境界。


  节录自金刚般若研习报告09-023-0042集 1995/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