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室友不打扫卫生,但是自己还是垃圾制造者……”


“坐网约车,上车后司机反悔,直接退单然后加倍要钱……”


“高铁站,大家都排着队,突然一个大妈骂骂咧咧地插队……”


生活不易,难免生气。每个人都有过生气的体验:生活中遇到别人的无端挑衅、恶口谩骂,或者疾病缠身、痛不欲生,难免嗔恨心起,小火也生,大火也生。


有时候,一些小火还可以忍耐,心里碎碎念:“别人生气我不气,气出病来无人替。我若气死谁如意,况且伤神又费力……”,多劝劝自己,也许过会气就消了。


但有时候,火越烧越旺,到了一定程度,无明业火如火山一样喷发,愤怒的情绪如同岩浆、浓烟四处喷射,自己双眼圆瞪,牙齿紧咬,头上血管胀得大大的……


此时要生起安忍,保持平静,可比做什么都难。平时警诫自己的:“欲行菩萨道,忍辱护真心。”这会儿却怎么也做不到了。


很多人平时口口声声说的“利益众生”,此时完全被嗔心蒙蔽,对于伤害自己的人,不但不想去利益,反而恨不得除之而后快。


暴脾气一上来,往往不管不顾,结果很可能造成惨烈的结果,最后追悔莫及。但人们常常是“理懂难控”:“道理我都懂啊,但是怒火上来时,就是很难控制自己!”这是为什么呢?


一言以蔽之,习气深厚。


三毒烦恼,无一不是宿生习气,生生世世,世世生生,熏习至今。换句话说,我们都太习惯于生嗔恨心,发暴脾气了。


印光大师曾为一位皈依弟子开示如何对治他的暴戾性情:


“接手书,知宿习深厚,不易消灭。然学道之人,以治习气为修行第一步工夫。若能克除一分习气,其工夫方始实得一分。否则有因无果,难得与佛相应也。


汝既知性情暴戾,当时时作我事事不如人想。纵人负我德,亦常作我负人德想。觉自己对一切人,皆有愧怍,歉憾无已。则暴戾之气,便无由生矣。凡暴戾之气,皆从傲慢而起。既觉自己处处抱歉,自然气馁心平,不自我慢贡高以陵人。”


并为他特取一法名,以自省自励:


“今为汝取法名为德厚。唯厚德,则不见人非我是,人劣我胜,我可陵人,人不得陵我。如是则暴性自消灭于无何有之乡。”(《三编·复郝智熹居士书》)


凡夫习气深,工夫浅,常为境界所转。对此,印光大师开示道:


“被境所转,系操持力浅。则喜怒动于中,好恶形于面矣。操持者,即涵养之谓也。若正念重,则余一切皆轻矣。是以真修行人,于尘劳中炼磨。烦恼习气,必使渐渐消灭,方为实在工夫。(《增广·复陈慧超居士书》)”


并为对治“暴脾气”开出一剂“猛药”:


“瞋心乃宿世之习性,今作我已死想,任彼刀割香涂,于我无干,所有不顺心之境,作已死想,则便无可起瞋矣。此即如来所传之三昧法水,普洗一切众生之结业者,光特为阁下述之,非光自出心裁妄说也。”(《增广·复裘佩卿居士书二》)


夏日炎炎似火烧,莫再要心火炽炽;

愿常念佛念观音,身与心皆得清凉。

南无阿弥陀佛!

南无观世音菩萨!